天天和人谈管理,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管理

  天天和人谈管理,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管理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是刚出版的一本书,是德鲁克和他非常好的朋友及学生三个人合著的一本书,名字是《德鲁克经典五问》。
熟悉德鲁克的人都知道,德鲁克这一生写过39本书。这本书在我来看是德鲁克管理思想有关组织部分的精华。
天天和人谈管理,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管理

01.问对问题很重要

德鲁克帮助通用电气的CEO韦尔奇、微软的CEO比尔•盖茨、宝洁的CEO雷富礼等很多国际企业的领导者做咨询的时候,往往是一对一地问答。德鲁克总是说,找对正确的问题,比找到答案更重要。大家知道,每个组织的答案是不同的,不同的时期答案也是不同的,但是根本的问题总是那几个。

人的根本问题就是“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几千来哲学就建立在这几个基本的问题上,从没变过。那么管理学基本的问题是那几个?

经常有朋友问我德鲁克管理学院教什么,我说教管理学基础,教最基本的管理。朋友们会问,管理基础课程好卖么?有过管理经验的人都知道,组织真正的问题都是出在最基础的地方,而恰恰不是时下流行的东西。

02.了不起的德鲁克

德鲁克是一个阅读量非常大的学者,每隔几年要重新读一遍莎士比亚全集,每两三年他就要选择一个领域进行深入的研究,然而,他从来不发表其他方面的著作,所有贡献都聚焦在管理学上,他毕生的写作都与管理相关。而且,他很长寿,生于一次大战之前,互联网泡沫之后去世,经历了将近百年人类社会的发展。他经历了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再到信息文明三次重大的社会转变,他一直写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留在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看来我真的写不动了”,然后就陷入了昏迷,离开人世。

德鲁克为什么一直在写?因为他在找一个东西——什么样的方法能使人类避免灾难。灾难包括战争、社会动荡、经济萧条、企业倒闭等等。他找出来的结果,是管理。

我虽然在外企工作20多年,特别惭愧地被称为“高管”,加入德鲁克管理学院以后,我才发现,我原来不知道什么是“管理”。各位是高管、咨询师、教练、甚至企业的CEO。我们知道很多管理的方法,用过很多管理的工具,做出过很多管理的成果。但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真的知道到底什么是管理吗?

03.中国越来越没办法拿钱使唤人了

我们提到管理,就是发现路口有点堵,放一警察在那就不堵了。这不是管理,而是管控。英文里面有两个词翻译成管理,一个叫Administration(管控),一个叫Management(管理)。

令我吃惊的是MBA里其实没有管理(management), MBA的全称是“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Administration是关于如何管控他人的——胡萝卜加大棒。贪婪和恐惧是管控建立的基础。我以前也做过销售的负责人,回想那段时间,我在员工眼里看到的是什么?是焦虑,是恐惧,是完不成任务会怎么办。这样的心理状态能不能创造出真正的好的公司,能不能创造出真正的成果来呢?奴隶是不可能创造出金字塔的,历史学家证明大量的自由人参与了金字塔的建设。达芬奇一定不是因为受罚去画天顶的,是因为他的信仰。

这本书德鲁克为什么是非营利组织开始?因为非营利组织没法用焦虑和恐惧那些东西,因为员工大部分都是志愿者,都是用业余时间来做的。一个非营利组织的领导,完全没有办法用任何MBA的工具和手段去“管控”那些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激发大家”(inspire people)。同样,当谈及管理的时候,大家先想到的也是管控(Administration),然而不管用,但是当他们遇到德鲁克的管理(Management)的时候,他们说“这是我们想要的。”

德鲁克晚年的时候,说企业应该向非营利组织学习管理。学习什么?当你没办法拿钱使唤人的时候,你怎么办?关键是今天的中国越来越没办法拿钱使唤人了。

在我这一代,如果老板跟我说“You are fired”(你被炒了),我立刻就会觉得天塌了!我会想:“如果我丢掉这个工作,我到哪里找工作?我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会饿死。”然后,我会直接联系到死亡——那个最深刻的恐惧,虽然我们可能都没意识到。

但是今天,对90后的年轻人,我们再试一下?我说“我炒了你”,他说“谢谢,不麻烦您了,世界这么大,我早想去看看了。”——谁炒谁啊?现在90后小孩面试的时候,居然要求老板的颜值!他们为什么而工作?他们还在为恐惧而工作吗?大家要知道,这是中国数百年来,第一代不为恐惧和贪婪驱动的孩子。我们看到中关村那帮创业的年轻人,他们可以两个礼拜不洗澡,没日没夜加班工作。我们在他们眼里看到的是什么?是“梦想”。为什么美国大片好看?因为“I have a dream”(我有一个梦想),那叫美国梦。现在咱中国人有中国梦了。这个改变实际上是一个管理的回归。

04.什么是管理

德鲁克早在1954年,甚至更早,就已经定义了管理。

【管理就是界定组织的使命,并激励和组织人力资源来实现这个使命。界定使命是创业者的任务,激励和组织人力资源则是领导力的范畴,二者的结合就是管理。】

德鲁克在《经济人的末日》里就指出希特勒政府靠恐怖来控制人,是邪恶的,最终的结果注定是失败。只有解放人,从善出发才是光明的。他说管理就是界定组织的使命。我觉得所有的词里,使命这个词是翻译的最好的。使命就是使了命。使命是mission,missioner是传道士,背起一个行囊,为了自己的梦想,到食人的生番那里去传播上帝的福音——说不定他就是去送一顿中午饭,到那就被烤了吃了。他们为什么如此勇敢?因为他们心里有一个他认同的事情,认同的价值观。我们在哪些企业家和管理者的眼睛里看到了这样的使命感?每天早上,我们在照镜子的时候,从自己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使命了吗?如果没看见,那就只是公司墙上的一个标语,和我没关系。我们随便问身边一个员工,早上是什么东西叫醒了他?是闹钟,还是内心里的梦想和渴望?因为,这是你的使命。

有了使命之后,激励和组织人力资源来实现这个使命,大家一起真干!当年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非常渴望我老板给我做Review(业务回顾),因为在每周老板跟我聊那1个小时的时候,我能学到很多的东西。我可以看到我的不足,知道我该怎么做。但是到后来,那个Review已经变成了“Number!Number!Number!Tell me the number!Give me the result!”(业绩!业绩!业绩!我只关心业绩!我只关心结果!)所以,我一直在找一个能跟我坐下来聊生意的老板,一起商量下咱这活儿怎么干?这生意怎么做?而不是只跟我说“我不关心细节,我只要知道结果。”界定使命是创业者的任务,而激励和组织人力资源则是领导力的范畴,二者的结合就是管理。德鲁克告诉我们:管理一个是使命,一个是领着大家把这个使命做出来。

05.什么是战略

接下来,什么是战略?

今天市场上有大量的战略课、战略书、战略工具,但是,到底什么是战略?各有各的说法。我在MBA学战略的时候,一上来教的就是迈克尔波特的五力模型,那是战略课的基本框架。我进了德鲁克管理学院以后才知道:那是战术。我们已经开始分析五力模型了,那就说明我们已经知道想干什么了。

【战略是选择一个独特的顾客价值,迫使组织在做什么,不做什么之间作出决定——这是战略的本质。】

这是德鲁克的原话,德鲁克真心的就是道家里面的道德经、儒家里面的论语,都是根上的东西。所以,你得先选干什么,然后再用五力分析。当我们把使命、愿景、价值观所有这些东西都想清楚之后,再用波特五力、金牛、GE的九宫格等等几个战略工具进行一下检验。今天我分享的这本《德鲁克经典五问》里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工具,这五个问题都是致命的问题。

  • 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 我们的顾客是谁?

  • 我们的顾客重视什么?

  • 我们的成果是什么?

  • 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这五个问题简单吧?但是,非常难回答。德鲁克先生自己帮助一个中小型的组织梳理,能用半年回答出来就不错了。所以,管理的书不在于你读了多少,而在于你是否读透。

  • 德鲁克学院的总教练詹文明老师从28岁开始研习德鲁克,40年一门深入。《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这本书他读了100多遍。

  • 张瑞敏曾经告诉我,“《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已经用到第六本了。”他说他读书喜欢边写边画,写满了画满了叫用完一本,再买一本新的。张瑞敏一直将《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放到桌上。

  • 前两天,我还碰到一个,和张瑞敏先生很像的企业家,宋志平先生,被称为“中国的稻盛和夫”,创造了两家世界500强,他每个月读一筐书,但是,德鲁克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他一直在读。

管理的书不在于读多少,而在于一本书你读了多少遍,能行出来多少?管理里的大成就者,拿到真经以后,是真的把他读透了。这本《德鲁克经典五问》把整个德鲁克思想体系里关于组织的最关键的五个问题提炼出来了,而这五个问题是最难答的。

06.我们的使命是什么?

乔布斯说,我要用一个小玩意来改变整个世界,这是他一辈子要做的事;比尔盖茨说,我就是要每一个人的办公桌上,每个人的家里都有一台电脑。他们都非常清楚他要干什么。

【组织的使命各不相同,但它们的起点和终点都应该是改善人们的生活。一个使命不可能完全不带任何个人色彩,但它必须拥有非常深刻的内涵,你必须对它抱有坚定的信念,它所表述的必须是你坚信的正确的事情。】

组织的使命一定带有个人色彩。这是非常正常的事,乔布斯与比尔•盖茨就不一样,这是非常个人化的,一定是他从自己心里想干的事。

但是,这个使命必须是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必须是利他的,否则它没有号召力。经常我们说,心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但是,如何扩大自己的心呢?我有个朋友做了个基金,他的宗旨就是只投资不作恶的产业,德鲁克的原话是“不明知有害而为之”——德鲁克的管理里直接带着正义。以前我们认为管理是一个帮老板提升绩效、帮助老板挣钱的企业工具,不对,现代管理之父德鲁克1954年写《管理的实践》的时候,就明确地说过:“管理只能行善,不能作恶”,如果有人用管理作恶,那你做的一定不是德鲁克说的管理。

【重要提示:永远不要为了金钱而放弃自己的使命。如果你眼前突然冒出了一些可能会与组织使命相悖的机遇,记住一定要学会放弃,否则你就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管理者每天都在接受考验,各种障碍、各种诱惑… … 而恰恰是这个时候,才是使命发挥作用的时候,价值观发挥作用的时候。

07.我们的顾客是谁?我们的顾客重视什么?

我们为了谁做这件事?能给他们带来什么?这也就是稻盛和夫说的利他、活法,这整个体系都是一以贯之的,都是直指核心的问题。

【谁是我们的首要顾客(Primary Customer)? 谁是我们的支持顾客(Supporting Customer)? 】

大家知道,今天的业务里面的客户都不是简单的,都是复合型的客户。尤其非营利组织,你既要帮助受助人,又要服务捐款人,还需要照顾到政府,有时还涉及宗教,他们的案例比企业不知道要复杂多少倍。但是,非营利组织都能用德鲁克这最经典的五个问题,开始把客户是谁找出来,把客户要的东西码出来,然后找出一个点让所有首要客户、支持客户都满意。

当这些顾客都满意的时候,怎么回不挣钱呢?所以在学习德鲁克的企业家里,有一句话叫“顺便挣点钱”。我们要搞清楚利润是什么?利润那是我们给顾客创造的价值带来的回报。

【顾客绝对不是静态的。】

创新的机会存在于顾客需求的变化。当顾客的需求一变化,创业的机会就来了。

诺基亚作为一个通信品牌深入人心,然而,由于没有跟上用户需求的变化,现在已经不再被大家所重视了。追需求是一种创新战略,在技术方面观察谁在引领,一旦发现市场需求转变,企业要马上做出调整。我们在不断变化的社会里持续地发现——客户重视什么、真正重视什么、到底想要什么。

人们总喜欢斩钉截铁地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尤其是成功的大型企业,而且他们在致力于一份崇高的事业,以至于会自以为是地认为,组织本身的成功就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而德鲁克说,所有的成功都在外部,都在客户那边。只有你的客户成功了,才是你事业真正的源头。

08.我们的成果是什么?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我们的使命最后一定要产生成果。短期如何评估,长期如何评估?是真正的成果。如何实现这个成果,就要靠我们自己的计划。

天天和人谈管理,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管理

德鲁克在《德鲁克经典五问》里直接给出了一个成功的模式,从使命到目标,阶段性目标。行动方案,预算,评价,再回到使命,这是一个创造顾客价值的循环。

09.老太太和小姑娘

最后,我再说说这本《德鲁克经典五问》。这本书的第二位作者是德鲁克的朋友赫赛尔本女士,美国女童子军的领导者。在任期内,她把女童子军从一个小型非营利组织,变成了一个美国社会最有影响力的非营利组织之一。在她遇到德鲁克之前,就已经在用德鲁克的方法管理她的组织中了。更令人赞叹的是她75岁重新创业,为全球的领导者提供一个分享的平台,25年后把它做成了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领导力杂志。

今年赫赛尔本女士101岁了,每天9点上班5点下班。去年,来自全球的200多人为她庆祝100岁生日。她告诉我:“我告诉你个秘密:我一定住距离上班地点的地点七个街区之内,以便我每天准时上班。”令人惊叹,工作成为她生活成为她幸福的源泉。就是这些大成就者,用他们的智慧成就了《德鲁克经典五问》这本书。

第三位作者琼不到30岁,深得德鲁克和弗朗西斯的精髓,她也参与了写作,所以她在书里给新千年的下一代的年轻领导者,提供了很多建议。

作    者|王欣,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院长、微软中国前副总裁、摩托罗拉、IBM国际企业多年担任管理职务

天天和人谈管理,也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管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