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诚:HR代人看“女婿”记

上周,某家父母说女儿谈的男友想结婚了,但做父母的心里没底,要我代表他们对其女儿所谈的对象进行考察。我意外。之所以意外,一是因为平时总和他们唱对台戏,“每次我们顶牛后,都发现你是对的”;二是因为我认为他们一直在心底里感冒我的看相面试术,谁知道他们给了“这么多年没有走眼过”的高评价,让我受宠若惊;三是自己还没到选女婿儿媳的年龄,没这经历,忐忑。可某家父母非我不可,那就试试吧,说不定为今后可以积累点经验。

精心准备,确保一家子放心。

既然答应了,那就不能马虎。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女婿,做女婿的应该是怎样的?这就如同HR在公司构建岗位胜任力一样。

听听做父母的对女婿这个岗位的理解和要求,让他们回顾自己过去做女婿的经历;同时,和其他家庭的父母聊聊,请他们回顾过去时间里,儿媳、女婿的那些事儿,并谈谈心里体会与期望。更重要的,女婿不是和父母过一辈子,是要和女儿过一辈子,当然得和做女儿的深入聊聊,从他们的相识到目前的进展,做到心中有数。

三者聊完了,是不是就可以了呢?不可以。你还得听听身边的朋友,他们是如何做女婿的,把他们的事件了解了解;同时,如果自己做了人家女婿,那么就必不可少地回忆自己做的怎样。五个方面结合起来,着重考虑某家父母和女儿的要求,其他的作为参考点。

了解差不多了,但是问题也会随之而来:做父母的希望自己的女婿标准和做女儿的找老公的标准,说不定差异会很大。就像公司中需要人一样,老板希望某个岗位的新人既能做事,还能想事,可部门长就希望新人能做事就行,别想事想得把他的位置给替代了。怎么办?糅合!懂得平衡取舍地糅合,让父母、女儿都能理解并同意。代人看女婿,做得好,父母女儿都满意;做得不好,不是父母有意见,就是女儿恨死你。明明女儿喜欢女婿,可你糅合不好,那就会导致结果不好,这不是拆散人家的吗?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婚,阿弥陀佛!

处理了父母与女儿之间的差异点或者分歧点后,再把听到的别家女婿闪亮事迹、朋友的可圈可点建议和自己的想法罗列出来,让他们自己形成统一意见。这是为他们没有考虑到的方面进行补充。为何要这样做?如果不事先让他们明白,自己在考察过程中也疏漏的话,选不准,人家可是责备你一辈子的啊!担负不起这样的“罪名”。很像公司招人一样,招来的人入职后,就发现这问题、那毛病,不是部门长对HR叫苦连天,就是老板对HR声声怨恨。想要自己清静,那就得在事先把别人的嘴巴给堵上。不想到这点,今后耳朵不宁,心神不智,则只能自己哑巴吃黄连。

如此一来,就出来了几个结果:一是评判女婿的原则是什么,就像企业录用新人一样进行三看:看新人是否和企业文化融合即人企匹配,看新人是否和岗位要求一致即人岗匹配,看新人是否和部门同事融入即人人匹配;二是考察女婿的维度有哪些,就像公司招一名销售经理,须从人员管理、客户导向、责任心、创新意识等维度来考察一样地设置做女婿的维度及每个维度的不良标准、一般基准、良好标准、优秀标准、卓越标准;三是采取什么方法来考察。

深入沟通,确保了解到位。

我有个特点,也可能是不好的毛病吧。和陌生人第一次见面,不管我找他,还是他找我只要在30秒内抓取不到我的心,Bye-bye!为何?曾深入研究过人和人见面的那一刻,不管是谁,都克服不了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既然克服不了,那就用好这个刻板印象。首先在约定时间上,有诚意,至少应该准时,这不但是一种尊重,还关系心理:人家比我先到,比我重视,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有了愧疚感,要求什么,都容易得到。其次在相见那一刻的眼神接触,眼神投入表示心理认同,突然转开则打断认同会产生压迫感,使人猜疑,“他可能对我不感兴趣?”等想法顺势而生。最后看微笑,初次见面,如果对方的微笑有点让人负累或者产生要求的感觉,这微笑就有问题。三者连贯观察,当然其中更有很多细节。30秒,足足可以判断出来是否可以继续深入。幸好,这女婿没有让我有任何一丝的问题,否则,将使其面临一步坑、步步坑的陷阱。

因初次见面,但我熟悉被选人的下属,就以下属的事情作为谈资开始,涉及的话题有:抽烟喝酒、政治话题、热点八卦、男女关系、几次恋爱过程、学习经历、三角恋、包二奶、工作处理、厨艺、在家与父母姐妹相处、性等方面,其中安排三个不同风格的女同事进场做聊天花絮,2名男同事找我纠结工作问题。这样话题和这样做,无非是想“2”两下:

“2”之一:六看,能否组建成一个家庭。

一看嘴力。不是看其是否能说会道,虽然这也是一个方面,但更为重要的是看其两人发生分歧时、面对同一问题的看法。嘴巴所言反映大脑所想。夫妻相处,拌嘴也许是常态,最为重要的是换位思考,替对方着想,坚持自己的观点,不包容别人的意见,难免会让日子蒙上灰尘,这就需要看能不能换位思考达成共识。天天吵,时时闹,这日子过不下去的。作为男人,作为老公,一个基本的特点就是习惯并喜欢听老婆的唠叨。

二看笑力。笑一下,没什么,但是能笑多久很重要。成立家庭,随之而来的,压力和负担会非常多、非常重。作为男人,作为老公,是畏缩地退怯,还是积极乐观面对,是家庭面对压力和负担的精神支柱。男人垮了,女人虽然能撑起半边天,但作为老公来讲,心理总是感到缺了半边天的。两人的笑,能心有灵犀一起随时绽放,才是家庭长期旺盛的基础。

三看手力。这是指男人能撑起一个家的能力,有没有能力使家业兴旺。目前已经具备了哪些能力,能够给家带来什么样的基础;组建家庭后,会面对很多的问题与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那么,作为男人还应该具备哪些建家能力,具备哪些发展家的能力,是不可缺少的评估指标。就像搬运水泥,有人能一次搬起一袋50kg的水泥,而有人的人能一次搬起2袋50kg的水泥,跑起来身轻如燕。目前能力和未来潜力都具备的男人,才是信赖的。在婚前婚后,能把压力和负担做到可控的,不让妻子整日为家憔悴、流泪的男人,才是有责任有能力的。

四看脚力。家是社会的细胞,在社会这股洪流中,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潮流,每当潮流来临,是选择左右摇摆,还是自己站稳,还是选择一个方向,就决定了家庭的命运走向。选择不好,站立不稳,跟随不上,或者遥遥领先,都会使家庭得到不同的命运。在今天的社会,奋斗奔跑着的男人,稍不注意就会被沿途的风景耽误,而忘记了家的方向,找不到北,在规则面前,能不能站稳,也是需要衡量的因素。

五看心力。两人在一起,能不能携手共度一生,要看相互之间是彼此相助,还是彼此相斥,还是你说东我往西,还是你我都掉进了沼泽泥潭。彼此相助相携,不是说能在事业上有多大的作用,而是两人能不能在家这个环境中继续增加对生活婚姻的热忱和渴望,有家不想回,心力失效,第三者就容易插入。谁说的好——家是港湾,只要一回到家里就是幸福的感觉,能让人温暖的,就是彼此心力在一起的人。

六看形力。要衡量两个人的恋爱过程,看他们是否已经有了共同利益、共同理想、共同风险,是否已经彼此认可、志同道合、利益契合。也就是说,看两人是否走到了非结婚不可的边沿。代人看女婿,就需要考察其是否在心里具备强烈成家的愿望,这个成家的欲望究竟是什么,需要判断清楚。女家是有背景的家庭,而男子家庭处于劣势。虽然“门当户对”早已不提倡,但如果深研过的人都知道,时至今日,婚姻成不成,门当户对依然是基础。只不过,门当户对的内容发生了变化,不像过去那样做书香门第配官宦之家。那是什么呢?仅仅举例一个:一个本科生和文盲在一起,虽然可以热恋,但绝对是不能过一辈子的,比如雷政富可以与赵红霞颠鸾倒凤,但绝对不会举案齐眉。这就是形,不可忽视,需要研究。

“2”之二:面相看细节,看是否两人匹配。

依据《麻衣神相》和自己的阅历沉淀,看其面相、走路姿势、吃饭形象等等,这属于古代沉淀下来的智慧,人的命运本来就不是生而定终身,但能从长相上侦破命运的某种密码。但貌似这些在现在不倡导,认为已经过时,非识人的主流手段,无须赘言。有些古代智慧,好像现在已经被划入叫做什么科学的范畴,听说还有这样的专业,那么,我认为,不能解释的东西,只能膜拜!在实际中,我认为是可以将这些非科学智慧与科学智慧结合在一起,或验证或补充,未尝不可,但别触犯法律,昧了良心。

第一次代人看女婿,特记之。

常诚:HR代人看“女婿”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error: 版权保护